讓我在回憶中尋找往日

~那背著背包獨自探險的小女孩~~~

 

畢業後;同事裡沒人喜歡登山健走的,以前的同班同學也只有我愛登山,找不到伴,好孤獨。

有一天;行經台南市立醫院對面。看到新開了間登山社,那是一群共同喜好登山的年輕人合夥開的。

年紀都比我大幾歲,看店的戴大嫂更是親切有加。

從此;走進了我人生的另一頁。

認識了好多朋友,男、女都有,年齡相近,興趣相投,純純的友誼。

 

 

那段期間,每天一下班,就直奔登山社,聽他們訴說著登百岳、攀岩、泛舟、、種種精彩刺激的經歷。羨慕極了。

吃完晚飯,三五成群結伴去打保齡球、游泳、看電影、逛街、、、。

有時各自分攤,偶而敲詐收入豐厚的大哥哥。

放假日就沒呆在家裡過,登山、露營、野炊、戲水、泛舟、、、。

省吃儉用的,零用錢全都花費在哪兒了。

至今;從未後悔過那段放縱的歲月。

心裡有無限的欣喜、滿足,和難以言喻的踏實感,生命就那時最精彩了。

 

 

一次颱風來臨前的假日,到甲仙山谷溪邊野營,那晚~營火晚會,大家都玩瘋了,持續到午夜仍未眠。

忽然;下起雨來了,不到十分鐘,溪水竟暴漲到膝蓋。大夥慌忙的急往高處跑,連夜逃出溪谷。

一路風雨,狼狽不堪的回到家時已近清晨。

只見祖母拿著雨傘,站立路口遙望,兩眼紅腫,我心歉疚到說不出話來…。

被禁止出遊一陣子,又心癢難奈的登山去。

只是;不准選在颱風來臨前後,也不敢貪圖涼快在溪邊野營了。

 

半年後;小山爬不過癮,想要爬百岳,黃大哥要我由南橫三星開始。

說是要爬三座山,其實只爬上了最簡單的塔關山。

但;沒人抗議,都玩得很盡興,尤其是進逕橋下的那夜,整個氣氛好到難以忘懷。

那時;橋下溪水清淨柔美,新建的橋墩上可搭2座帳蓬,再生上一堆營火。

黃昏時分,野炊完畢,只見山谷中,陽光穿透樹林,細細的光線,輕洩在山嵐飄渺間。

潺潺溪流聲,空谷鳥鳴,昇起營火的霎那,時空美得令人心醉~~~~

 

一位企銀經理拉起了小提琴,幽幽的琴聲,飄盪在整個山林、溪谷、和每個人心中、、、魂縈夢繫~~

每次行經南橫進逕橋,台省道20號公路 138.5km處,一定要下車走走,閉目靜坐,冥想那消失的時空。

 

 

然而;一次次的風雨,土石已摧毀橋墩,最後;橋也斷了。

現在;連進都進不去了,只能在梅山口遙望祈禱~...

 

小河流我願待在你身旁~   聽你唱永恆的歌聲~~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登山社 溪水暴漲 進逕橋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