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夢如煙的往事  洋溢著歡笑 

 

散發著芬芳  讓我在回憶中尋找往日

 

 

    讀書時,寒暑假最喜歡參加救國團辦的自強活動,每項活動每校僅限單一名額。依在校表現排定參加資格,為了能獲選,我還真踏踏實實的當個乖寶寶。

參加過的團隊包含:合歡山、阿里山、荷包山、、、等活動。而最嚮往的花東縱走和谷關戰鬥營,教官就偏不讓我如願,因為;我拒絕參加學校樂隊。

    樂隊老師說我的齒列最適合吹黑管,或許他是伯樂,而我卻是隻未開竅的「笨馬」。一群同學搶破頭的機會,我中邪似的堅持拒絕掉。教官約談多次,苦口婆心的勸說:「您一定會後悔的,多好的機會阿。」唉!現在;真的是來不及對傅教官說聲:「對不起!,我真的好後悔。」

 

    每次活動都是難忘的經驗。最累也最精彩的一次是『北橫健行』。走了整整五天,一百多公里路。先從復興鄉走到巴陵,再爬上拉拉山看神木,全程徒步。走下拉拉山時,每個人腳都起了大水泡,痛得哀哀叫。

    晚上;領隊拿著縫衣針穿上細長髮絲,教我們橫著刺過水泡,讓水泡裡的水沿著髮絲慢慢的流出。

抽出髮絲時,水泡已消下,腳皮卻沒破,這樣腳就不會發炎了。因為;還有漫長的兩天路要走。

隔天;一早起床時,發現大腿腫脹起來了,牛仔褲竟然穿不下,完了!怎麼辦ㄚ?

 

    巴陵山莊退役的老伯伯,好像早就料到,提來一桶水,要我們把牛仔褲泡溼,擰乾,再穿上,真的都順利給的撐開穿上了。參加過『北橫健行』的隊員們都有學到,是伯伯們打仗行軍時的秘訣喲。學會了這些,一輩子都受用。

 

    北橫,那時仍維持著原始風貌,林木參天,蟲鳴鳥叫的,車輛來往不多。年輕人一天走個三十公里,體力上都沒問題。但是要登上拉拉山,就吃力了。

    一路爬升的路,寒冬裡氣喘噓唏的,脫了外套,一忽兒就全身發冷。穿上了,也一忽兒就熱得汗水直流。後來;就改披在肩上,袖子拉到胸前打個結,還真管用,冷時拉緊些,熱時就放鬆。

    是我的第一次長距離登山,大家好像也是,走走停停的,兩小時後,開始有人耍賴不走了。

領隊喊的:「再十分鐘就到了!」已經沒人相信。

 

   這時;領隊改口說了:「再不快些就看不到猴群了。」

   真的嗎?有猴群嗎?隊員們半信半疑的互相討論著。

 

領隊又說了:「每天中午猴群都會到神木林區吃飯玩耍喲!」

有人好奇的問:「猴群?是幾隻呀?」

 

領隊回答:「約三十多隻,咱們快走些,到哪兒再算一算吧!」

大家精神一振,拼命的快步走起來,好奇心驅動了雙腳,沒時間喊累。十一點半,還真讓我們趕到神木群林區了。大夥兒眼睛四處搜尋著猴子,問領隊猴子來了嗎?

 

領隊卻開始清點起人數:「1.2.3.4……..34.35.36.。加上我共37隻猴兒,準時到此用餐玩耍了!」

 

哇!上當了,讓人真是哭笑不得。

有幾個老實的活寶貝,腦筋還轉不過來,繼續追問領隊:「猴子在哪兒?我怎麼都沒看到?」

搞得其他人笑到肚子痛~

 

    晚上;不管多累,都有團康活動,來自四面八方的學生,臥虎藏龍的表演,讓我驚喜不已。夜間;通鋪的臥房裡,每個人都帶著甜蜜滿足的笑容入夢~

 

    最後一夜,難免會離情依依,我總是哭紅了雙眼,

輾轉難眠..

 

最懷念棲蘭山的美,面對溪谷的林園。

春寒;滿山五彩林相,微風細雨,山嵐飄渺~觸動著滿懷的離愁。在棲蘭山莊結束健行。坐專車到宜蘭,用餐後解散。

 

回程;我選擇由宜蘭搭車,繞過九彎十八拐,經過棲蘭,沿著來時路回桃園,再搭乘火車回家。

 

途中和後面梯次的幾個團隊擦身而過,看著他們,一如昨日的我們,車上飄散著濃濃的感傷。

 

讓我在回憶中尋找往日~那背著背包獨行的小女孩~~~

 

   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