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霸尖山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照片來自網路 

 

我有一個心願,登上一座高山,

緊緊擁著白雲 ,輕輕吻著藍天。

 

我有一個心願,登上一座高山,

圍著星光細語,陪著月亮談天。

 

多少個生命,藏在那峻嶺之間,

多少份嚮往,流連在我的心田。

 

我有一個心願,登上一座高山,

舒展我的抱負,堅定我的信念。

 

 

    有一部電影「大霸尖山」;片中歌曲正流行:多美的情景,深深的吸引我。

輕易的登上塔關山後,以為登百岳不過爾爾。

黃大哥也正計劃帶隊上大霸,我興奮得要第一個報名。

誰知道被潑了一身冷水,說:「您還沒夠體力參加,慢慢磨練好體力再去爬吧。」

我不甘示弱的大叫:「豈有此理,沒去過您怎麼就可以肯定我爬不上去呢?」

「我要帶隊,不能背您下山。而且您的配備也不夠。」

氣死我了,誰要您背呀!還真不讓我加入。真氣死我了!

接著;我開始驢梅大哥,梅大哥雖挺我,但也不想得罪黃大哥,就我參加別的。

 

這時;同事的朋友也被那首歌吸引,正呼朋引伴的要去爬大霸。

就這樣;跟梅大哥借了裝備,瞞著登山社的山友,獨自加入另一隊,登大霸尖山~尋夢去~~。

 

    是農曆春節難得的連假,小年夜背著背包睡袋,穿上羽毛衣、登山鞋,坐上遊覽車。

從清晨四點出發,循著蜿的省道,開過竹東、尖山到達登山口已是黃昏時分,摸黑吃完晚餐。

氣溫直逼零下,鑽進梅大哥借我的寒地專用睡袋,想到黃大哥說我的配備不夠的,是真心話。

也感受到梅大哥怕我受寒,借用他心愛的睡袋給我,他們都是關心我的最好朋友,滿心溫暖的睡著了!

半夜兩點,整個溪谷忽然熱鬧起來了,兩三個登山隊上百人,被領隊敲著鐵鍋全叫醒,整裝開始登山了!

好在車上12小時睡飽了,但結冰的溫度,起床,摸黑登山讓我驚嚇極了。

還好人多,不怕,同事是帶來分屬不同信用合作社的朋友,加上我共十人一組。

其中一位男生自願幫我背背包,一日輕裝來回,只帶水瓶、雨衣、乾糧、、。

我真的不應該把那些東西交給他人,就因為喜歡被人恭維的驕傲感,笨~

 

    剛起步,一路上坡,馬上發現同事和他的朋友都是從沒爬過山的。

離我越來越遠,總想著,到前頭再等他們吧!

誰知道,走著走著再也聽不見他們的聲音,隊伍已經拉開了。

一小時後,發現,前面的人追趕不到了,後面的也見不著~

只有我單獨的喘氣聲,在三更半夜的深山步道中,嚇壞了!

忽然;看見路旁有一招牌告示,心想一定是快到了,正心喜著。

用手電筒一照:「此處常有黑熊出沒,請結伴同行。」

「哇!」「哇!」不知那來的神力,我竟能拔腿跑了起來,剛才還打算,賴皮不爬了。

一個轉彎見到前面的一個山友,正想急奔過去作伴,不料,他以為我被黑熊追,也拔腿快跑~~~

待兩人跑到無力才停下,互相說明後,笑到飆淚

接著;互不相識的兩人,就這樣形影不離的走到九九山莊。

 

    清晨五點,走了三個小時的上坡。我在九九山莊等了將近半小時,那夥同伴,仍不見蹤影。

我真是又渴又餓。周圍是很多山友,我卻一個不識,總不能開口行乞吧。

既來之則安之,走一步,算一步了!現在回想起,那時真是~~膽大妄為~~

登高山是件很奇妙的經驗,路途長又難行時,上百人很快的就被拉開距離,體力好的腳程可超越不好的一倍以上。

20分鐘後,我旁邊只剩下一位士官,腳程相近吧!他細心的發現我一路沒吃沒喝。

問清原委,馬上與我分享食物和飲水。

ㄜ!是天上的神派來的嗎?我真是感動極了。

沒人會多帶一份糧食上山吧!

他肯定是假裝多帶吃不完的,還刻意分我多些,若問我今生碰過神跡否?他就是了!

 

    正午十二點到達大霸尖山頂,從九九山莊起,就走在稜線上,高低起伏輕鬆多了。

山脈都在腳底下的感覺,就像漫步在雲端。路旁松樹、箭竹都掛滿冰針,美極了。

有時看到,石頭縫隙結著未溶的冰塊,晶瑩剔透的,士官刨了些給我吃,清涼純淨,全身疲累盡消。

 

    大霸尖山巨石上坐滿登山者,我評估體力已快消盡,沒上去,留下遺憾!

士官要前往小霸尖山頂,雖就近在眼前,幾百公尺遠的稜線,我還是不得不放棄。

留在巨石下休息,蓄養回程的體力。好心的士官叮嚀我等等,他去去就回。

如黃大哥所言,我體力還需磨練,如是與他們同行,肯定耍賴要他背我下山。

 

    下山走來輕快多了,五點多就回到登山口,累到沒力氣找同事解釋。

搭上遊覽車。12小時的車程幾乎全睡倒。天亮到家後,又昏睡一天,累死了。

原來;同事和隊友停停走走,正午十二點才到九九山莊,也急著找我不著,四處走走就下山了。

還好;沒等他們,不然就白來了。

想想;黃大哥是個不貪的人,總會評估隊員的體力,不是來者不拒的登山領隊。

 

    在年輕時候,能爬上大霸尖山,是何等難得的經驗,現在是絕對爬不上去了。

其中有著黃大哥的激勵,梅大哥的義助,還有那陌生士官的細心照顧。

士官有留下我的住址,寄來幫我照的幾張相片,何等珍貴。

但信封沒收好,就此失聯,等著他再來信或來訪我,都沒音訊。

時日一久,忘了他的名姓、外貌,但始終忘不了他的恩情。

我是個忘恩負義的人,不用解釋,竟然把這樣的貴人遺忘了。自責至今,遺憾至今。

 

    婚後;沒再參加山友活動,大夥也漸失聯,偶而傳聞某人結婚了,某對山友配對了,都寄以無限的祝福。

又聽說梅大哥登上喜瑪拉雅的怒山,滿心歡喜,同感榮耀。

最後;聽說黃大哥也登喜瑪拉雅山,卻不幸葬身異域,心痛萬分。

想到;他從前曾經跟我說:「這輩子的心願,一定要去爬喜瑪拉雅山,就算失敗葬身雪頂,也甘願啦。」

就這樣散了,大家開始忙著養兒育女,沒再連絡。

留下的只有記憶中~美好的歲月~

 

 

  天地悠悠~過客匆匆

 ~留一分歡笑,留一分淚~

~~感謝今生您我曾經相隨~~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美好歲月

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