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霸農場  (1).JPG

 

母親從開始洗腎到往生,

半年中,進出醫院多次,病情時好時壞,

她活得痛苦,我看了心痛。

 

雪霸農場  (2).JPG

 

祈求菩薩的,不再是讓母親長命百歲,

只懇求菩薩佛法無邊:如能讓母親恢復健康,功德無量。

如已無法,也請菩薩讓母親早日脫離苦海,引領極樂世界。

 

雪霸農場  (3).JPG

 

最後一周,雖然請了看護,我仍天天幫她送晚餐,

陪她三、四個小時再走。

買她想吃的,即使煮一大碗她只會吃上一、兩口。

從切得碎碎的到用豆漿機磨成粥。

 

雪霸農場  (5).JPG

 

最後那天中午,弟媳來電問我:是否要給媽媽插鼻胃管灌食。

我說:如果問我意見,我不願插任何管子,但尊重您們的意見。

 

雪霸農場 (16).JPG

 

心神不寧,我兩點就提早過去,

看到母親被插了鼻胃管和戴上呼吸器,我好想哭。

母親半昏迷狀態聽到我的聲音,勉強張眼看我一下,

那眼神,我永遠難忘,包含了委屈、無奈、、和千言萬語…。

然後;她輕嘆一口氣,進入昏睡狀態…。

 

雪霸農場  (11).JPG

 

我很緊張,護士和醫生終於告訴我,不樂觀。

但還無法辦出院,需再觀察,怕送回家又出狀況重回醫院。

 

南寮海岸  (1).JPG    

隔床的師姊送我佛號機,放母親枕旁播放,

我在母親耳旁輕輕說:

別怕!我有跟觀音菩薩說您在這兒,她會來庇佑您的。

母親呼吸心跳竟慢慢變規律了…。

南寮海岸  (2).JPG  

我急著打電話通知家人,弟弟、妹妹全請了假,

叫來有空的親友幫忙打掃娘家門廳。

也連絡了葬儀社準備接辦。

南寮海岸  (7).JPG  

我偶爾抱抱媽媽,握握她冰冷的手,讓她放心,告訴她我都在。

晚上六點,看護提醒我,媽媽臉色有些變黑。

我不懂,看護說:應該快了;但不一定。

可是護士看了看又說還不能出院。

南寮海岸  (6).JPG  

 

我開始擔憂,和家人電話中不停討論,

若媽媽明、後天周末假日再回家,老街進不了,怎麼辦?

 

高美濕地  (1).JPG  

 

我忍不住到母親耳邊說:

媽媽!您跟菩薩說說,您住安平老街,假日無法送回家,

請菩薩幫幫忙,假日後再來帶您。

 

高美濕地  (2).JPG  

晚上九點護士跟我說:您媽媽腳趾頭變黑了,可以開始辦出院。

通知好家人和葬儀社,我的心好亂。

媽媽一定聽到我的擔憂,要提早回家了。

不是祈求母親早日脫離苦海嗎?

為什麼這一刻我的心如刀割,如此的捨不得…母親…離去…。

南寮海岸  (5).JPG  

 

10點半回到家中,深夜11點多;

終於如媽媽所願,在所有家人圍繞下,母親嚥下了最後一口氣。

 

南寮海岸  (4).JPG  

從此;家中我最年長,雖然是嫁出去的女兒,

但;媽媽昏睡前的那一眼,已將弟弟妹妹交代給我了。

  

原來;這擔子是如此的沉重…

母親卻能堅強勇敢的,獨自承擔了一輩子。

 

 

 20151210   anna     慟

深夜,終於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大雨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美好歲月

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甘
  • 請節哀。您母親正在天上欣慰的看著孝順的孩子呢
  • 送走過幾位親人,都沒失去母親時的痛。
    不想哭…卻止不住淚水…

    anna 於 2015/12/12 00:06 回覆

  • 鐵蓮花
  • 節哀順變, 佛祖/菩薩會接引您的母親往西方極樂世界而行~
  • 母親一生坎坷,幼年喪父,中年喪夫,守寡四十多年,
    獨力教養五位孩子,菩薩當會接引極樂世界。

    anna 於 2015/12/12 00:1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